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空的蓝

活着,就是要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7年4月12日蔷薇(转引文章)  

2017-04-13 00:01:03|  分类: 转引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老家的院子边,不知什么时候起,生长着一株野蔷薇。每年一到春天,这株野蔷薇就开始发出新叶,几天之后,满枝披绿,娇嫩欲滴。经过暮春的微雨朝露,枝上就会挂上几个小小的花蕾;在不经意间,这些花蕾竟次第开出几朵粉红色的花,红晕湿透,灿烂芬芳。
         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着,直到夏末,或者初秋。而每年的这段日子,我就常常爱回老家,回老家看看院子边的蔷薇,看看蔷薇藤蔓上开出的蔷薇花。2017年4月12日蔷薇(转引文章) - 天空的蓝 - 天空的蓝
         一到春夏,回到乡村,在山路旁、在田野边、在小河畔、在院墙里,会时不时看到蔷薇花,有粉红的、乳白的、鹅黄的、金黄的、大红的、紫黑的,簇生梢头,花色各异,形态万千。“物以稀为贵”,她似乎算不上佳花名卉,但是在我心里,在老家院子边的蔷薇花却是独具一格。
         在蔷薇花开放的季节,漫山遍野,百花争妍,她的次第开放往往不会引人注目,但如果我们留意,就会发现她花香袭人。难怪明代顾磷诗云:“百丈蔷薇枝,缭绕成洞房;蜜叶翠帷重,浓花红锦张;张著玉局棋,遣此朱夏长;香云落衣袂,一月留余香。”院子边的蔷薇花虽然没有如此奢华,但那曲曲折折的藤蔓,那淡妆浓抹的花朵,就已足够诗意了;还有那“香云落衣袂,一月留余香”的梵音如缕的香气,微风轻轻一吹,就溢满院落,溢满整栋房屋,真是让人一世流连。
          北宋婉约派词人秦观的“一夕轻雷落万丝,霁光浮瓦碧差差;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”,描述了蔷薇的特有形态,入木三分,回味无穷,更是一番难得的意境。我院子边的蔷薇也如此。常常在雨后清晨,繁花带雨,不着一色,不露心迹,但却于娇柔之中技压群芳,于无为之中尽显风流。
           “人到无求品自高”。宋代李廷忠这样形容蔷薇花的品性:“玉女翠帷薰,香粉开妆面;不是占春迟,羞被群花见;纤手折柔枝,绛雪飞千片。”是的,所有的花儿都争艳去了,只有这蔷薇花姗姗来迟,在寂静的院子边默默地绽放自己的美丽,敦厚与宁静,从容与淡定,洁白与美丽,坚韧与崇高。
           蔷薇花的确摄人心魄,让人着迷,但她自己却能自持,不会因为自己的美丽而随意,而故弄风骚。她与玫瑰和月季一样,算是花中君子,满身都长着针刺,时时刻刻用这样的铠甲捍卫着自己的尊严,彰显着自己的人格,使觊觎者对她望尘莫及,望而生畏。
          蔷薇花脱俗而超然。她不会去羡慕牡丹的富贵,她不会去嫉妒玫瑰的娇艳,她不会去对着阳光露出一世的灿烂,但却独自展示着自己,不计得失,不计荣辱,不计遗憾,自由自在,演绎一生。
           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亦同。院子边的蔷薇花,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,前赴后继,年年如此,就像我的祖辈,就像我的父辈,就像我这一代,或许又像我的下一代。
           要是有一天,这株蔷薇枯死了,我想肯定还会长出新的蔷薇,因为这株蔷薇的根已经延伸到地下很深的地方;虽然蔷薇花也会凋零,但她已经在我的心中落地生根,永久绽放。(傅伯勇)

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